您当前的位置:中国商业资讯 > 新闻

在抖音上看到李诞,我感觉自己又“活”过来了

2020-03-27 13:28       来源:未知      
摘要:

  1

  继广场舞、小品之后,方舱医院里又多了一个新的娱乐节目--扭秧歌。

  在武汉沌口方舱医院,来自黑龙江的医生郝仁义领着患者跳起了东北大秧歌,他们腰上系着红绸带,动作如行云流水,氛围热闹喜庆。

  要不是医生的防护服,我真的看不出这是在医院。

  即使被疾病的阴霾笼罩,也要用娱乐的方式给自己加油打气,这样的苦中作乐,充满了坚韧与乐观。

  而因为疫情被迫宅在家里的人们,也在用各种方式,对抗漫长的无聊。

  有人领着孩子,把客厅变成了保龄球场,虽然每个球都完美绕过了目标,但丝毫不会消减游戏的乐趣。

  有人一本正经地给鞋子“整队”:立正、向右看齐、齐步走、匍匐前进。

  鞋子们也很配合,除了一只穿红色衣服的稍微有点飘之外,全都整齐划一地完成了动作。

  有人和Siri连续聊了4小时27分钟,聊完易烊千玺身材,还要八卦小岳岳绯闻,遭到Siri毫不留情的嫌弃:就你无聊,就你哔哔赖赖!

  虽然无聊,但把无聊玩出新境界,不能不说也是一种本事。

  疫情期间最奢侈的事是什么?是有事可做,和开怀大笑。

  前两天在抖音“欢乐DOU包袱”里看到李诞和毛毛姐的直播连麦,这两个长在我笑点上的男人,差点让我笑到头掉。

  毛毛姐一出场,就用他标准的贵州普通话,来了一波殿堂级的商业吹捧:李诞老师,我头一回和电视上的明星直播感受连麦,我这个心里面怎么说捏,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慌的。

  李诞一边连连摆手“哎哎,你这太冠冕堂皇了”,一边手舞足蹈笑得像个两百斤的孩子。

  在“一分钟画李诞”的挑战中,不会画画的李诞只用了10秒钟,一个“真实”的李诞就跃然纸上。

  毛毛姐真的很简单,简单到用一个字就可以概括:帅。

  接着,毛毛姐用了几个词来形容李诞:得体、大方、阳光、帅气。

  李诞赶紧冲着镜头伸出脚丫子,挑衅地问:这样还得体吗?

  毛毛姐迅速反应:这样就是很真实,接地气。

  等毛毛姐吹完彩虹屁后,李诞似乎捡起了偶像包袱,“义正辞严”地说:我的天我都听不下去了,我相信很多人都听不下去,你知道这一番虚伪的发言,充满了讽刺!

  没想到毛毛姐见招拆招,继续展开攻势:刚刚你说这句话,就是讽刺什么的,我突然就感受到它的那种文化的熏陶,深深地被这个文化打进内心。

  一番在线battle后,机智如李诞也不得不败下阵来,喃喃感叹:是我输了,是我输了。

  2

  除了李诞和毛毛姐之外,其他几场直播连麦,也是亮点和笑点齐飞,沙雕与情怀并进。

  昨天晚上,久违的王自健出现在抖音直播间,有网友表示疑惑,询问:是真人吗?

  王自健懵了,说我不是真的还能是啥?难道我是山寨版?

  接着他又调侃自己:现在不是有那种模仿明星的吗?你们说会不会有人模仿王自健,后来王自健过气了,那些模仿的人可怎么办呀?

  在和“二郎神和大聪明”连麦时,“大聪明”问他现在怎么那么瘦了,说小学时候看他的脱口秀节目,那时候见他还挺胖的。

  感受到自己和对面主播的年龄差,王自健流下了一把辛酸的眼泪。

  王自健说,自己很喜欢“谐音梗”,但是每次用谐音梗讲出的笑话,都特别冷。

  到底有多冷呢?我们来感受一下。

  “大江东去浪淘尽这首词可以用喊麦的方式念出来,然后苏东坡就变成了MC天佑,俗称‘东坡佑’。”

  说完这个冷笑话后,王自健哈哈大笑,直播间里的观众:小王爷,您随便干点什么都行,千万别再讲笑话了好吗?

  潘斌龙,曾在《无名之辈》中饰演笨劫匪李大头而被人熟知,这次连麦李雪琴时,他化身情场过来人,在线教李雪琴相亲。

  “我跟你说,以后相亲啊,男的只要挑呢,你就告诉他,我北大的,就这么怼他。

  如果要是你北大的同学呢,你就说,我现在在抖音上火,我叫嚣过这个吴亦凡、陈伟霆,就问你们服不服?”

  以自己之长,攻他人之短,没毛病!

  和这些喜剧大咖连麦的抖音达人,也许并不被我们所熟知,但也是各有所长,搞笑功力不凡。

  多余和毛毛姐,这个不用我多说,试问谁没在各种场合听过他那句魔性的“好嗨哦,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高潮”呢?

  “二郎神和大聪明”是一对夫妻,妻子呆萌,丈夫聪明,创作出了许多既有趣又有爱的视频内容。

  他俩作品中最火的一句话你肯定不陌生:你品,你细品。

  另一位博主李雪琴,是因为和吴亦凡的隔空对话,而意外火的。

  现在,李雪琴会在抖音上分享自己的日常,一本正经的“大家好,我是李雪琴”的开场、招牌扑克脸、标准东北话、随时爆出的金句,都令人忍俊不禁。

  当这些超有梗的搞笑达人直播连麦,可想而知场面有多么火热。

  另外,还可以看到喜剧演员们的线上演出,脱口秀、相声、黄梅戏通通都有,足不出户,就能体验在剧场听相声、听戏曲的感觉。

  在这个不能出门只能宅家的时候,也许我们能重新找回一家老小围坐在一起,为同一个包袱哈哈大笑的旧日回忆。

  3

  其实,很多喜剧演员在现实生活中,并非如他们在舞台上所表现出的那样,嘻嘻哈哈无厘头,举手投足间都是笑点。

  他们通过解构一切来逗我们发笑,只是因为这个时代需要笑声,我们需要笑声。

  就拿李诞来说,直播连麦中,他半真半假地自嘲:“疫情即将让本来就不富裕的脱口秀行业雪上加霜,我现在纯靠抖音直播贴补公司亏损。”

  乍一听让人想笑,但笑着笑着又会沉默下来。

  做脱口秀之前,李诞很严肃,说话也不好笑,好友王建国甚至评价他,“非常刻薄和凶猛”。

  但后来,他开始慢慢与世界和解,我们看到了荧幕上那个丧丧的、痞痞的、喜感的寸头青年。

  这就够了,因为他想要做的,就是带给所有人快乐。

  还有王自健,他是许多“80后”们心中的白月光,会说,也敢说。

  那句“这一夜有你们真好,愿你们这一夜过得愉快”,是无数人的共同记忆。

  他会用吐槽的方式,将时代的荒诞消解成台下80后观众的笑声。

  “我的辛苦就是非常普遍的大家的辛苦,那我们就让它变得可爱、好玩儿起来。”

  陈佩斯曾说,无论什么时代,笑声都是一种稀缺品。

  在现在这个特殊的时期,笑声,就更显得稀缺。

  所以,我们才会对那些即使自己也身处苦难,但还是努力为他人带去欢笑的人,报以敬意。

  想想看,因为疫情被困在家里以来,你有多久没有发自内心地笑过了?

  我们每天关注着和疫情有关的消息,心情也随之大起大落,但很难有感到完全放松的时刻,有人调侃:等医院的新冠肺炎患者清空之后,恐怕精神科要爆满了。

  特殊时期,让自己绷紧的神经能够稍稍松懈,放肆地大笑一场,真的很重要,这也是我们抗击疫情的一种方式。

  在逆境中依然保持幽默感,这是乐观,更是勇敢。

  有了这样一种精神底色,我们就有足够的理由相信,天会晴,花会开,所有的艰难困苦,都将成为过去时。

  让我们一起,用欢声笑语,消解一切苦难,用憧憬与期盼,开启这个春天。

免责声明:在抖音上看到李诞,我感觉自己又“活”过来了一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中国商业资讯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